共享汽车迎来巨头入局

  

  艰难探索的共享汽车,终于迎来了巨头关注。5月7日,共享汽车品牌立刻出行宣布完成了B轮融资。值得注意的是,领投资本来自阿里系的蚂蚁金服。不仅如此,蚂蚁金服还将从运营层面与立刻出行进行协同。业内认为,目前共享汽车行业正遭遇运营成本高、信用危机等制约瓶颈,解决这些问题需要资金的投入,更需要建立完善的产业链。

  巨头效应

  据悉,立刻出行此轮融资将用于城市服务拓展、产品技术研发、车辆投放和市场推广等方面。除蚂蚁金服外,投资方还包括君联资本、险峰长青、蓝驰创投等机构。

  立刻出行CEO王杨表示:“融资完成后,蚂蚁金服将深入立刻出行的运营层面,在用户运营、信用体系及金融创新等多个层面进行紧密的战略协同。并且在产业链及金融层面,蚂蚁金服将赋能立刻出行,联合更多的汽车租赁公司、融资租赁公司进行金融创新,帮助汽车租赁企业把资产做大,业务做强。”

  按照规划,2018年底之前,立刻出行将在全国20-25个城市开通服务。届时,车队规模将达到4万辆,目标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共享出行品牌。

  立刻出行上个月刚刚完成了2000万美元的天使轮及A轮融资。天使轮由险峰长青领投,顺为、阿米巴等跟投;A轮由君联资本领投,险峰长青等机构跟投。

  蚂蚁金服入局意味着,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成长,共享汽车领域显露出可持续发展的潜力,开始受到巨头资本的青睐。

  险峰长青代表杨润心认为,近年来,中国电动车生产数量猛增,共享出行将成为电动车最为重要的应用场景,未来5-10年,出行领域极有可能出现下一代独角兽企业。

  这种说法也得到专业机构的认可。普华永道全球战略咨询团队思略特预计,未来五年汽车分时租赁市场将以超过50%的增幅继续发展,行业有望在2020年前迎来突破式的发展。《中国互联网汽车分时租赁市场专题分析2018》估算,2018年共享汽车市场将达到36.48亿元,比2017年翻一倍,2020年市场规模预计达到117.9亿元。

  看到了共享汽车的蛋糕,众多企业纷纷通过不同的方式进入这一领域。今年4月,滴滴与数十家汽车厂商共建新能源共享汽车平台。携程、神州租车、永安行、摩拜单车均已宣布进军共享汽车领域。

  2017年6月,立刻出行App正式上线,目前已在广州、南京、成都、武汉、长沙和佛山6个城市开通服务。其中,广州城区内有近1000个取还车网点,主城区内80%的用户可在500米内找到立刻出行的共享汽车。

  市场初级

  相比网约车、共享单车等概念爆炸式的发展轨迹,以随取随还、分时租赁为特点的共享汽车发展相对缓慢,也并未出现滴滴、摩拜、ofo这样的行业独角兽。

  但也正是节奏低调以及更鲜明的地域属性,共享汽车涌现了一批布局者,不乏汽车制造商、互联网企业、科技公司。

  1月7日,一汽轿车宣布将与摩拜出行联手布局共享出行领域;此前,摩拜曾与贵州新特电动车签订协议,建设智能共享汽车平台;1月17日,吉利集团战略扶持的曹操专车完成10亿元A轮融资,并与兄弟公司的蓝租车合作新能源汽车分时租赁。

  今年以来,老牌租车霸主神州租车的分时租赁业务iCAR神州共享车上线,开始大张旗鼓在全国攻城略地。

  纵观共享汽车分时租赁领域,市场上的共享汽车企业分为两类,汽车企业投资和互联网企业。前者有易开(奇瑞)、知豆(吉利、新大洋)、绿狗(北汽)、泛滥生活(力帆)、EVCARD(上海汽车城)、e享天开(上汽)、微公交(吉利、康迪);移动互联网公司创建的企业包括途歌、友友、UCAR、悟空、一度、苏打、宜维等。

  同时,国外的汽车企业也携自己的共享汽车品牌进入了中国,抢夺一杯羹。其中,最为典型的是戴姆勒旗下的Car2Go、宝马旗下的DriveNow。前者在国外的服务覆盖了纽约、奥斯汀等29个城市,用户已经超过270万,在中国的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深圳等七大城市落地营运,注册用户已超25万。

  宝马的DriveNow,已经在欧洲、北美、澳大利亚的十几个大城市铺开,去年用户数量就已达25万,车型以i系列和MINI为主。而宝马也针对中国市场,推出了“BMW创新出行服务中国战略”。1月19日,宝马中国移动出行服务总监Joe Pattinson宣布,2018年宝马将和环球汽车达成合作,在成都上线共享汽车服务。

  面对这样纷乱的格局,一些没有雄厚资金支持的企业在成长过程中倒下在所难免。2017年10月23日,共享汽车品牌EZZY突然对公司员工宣布公司解散并成立清算委员会。EZZY于2016年3月在北京正式上线。用户可以通过EZZY预订到宝马、奥迪等豪华品牌汽车,租用车辆按分钟计费,注册用户曾一度达到10万人。

  问题依旧

  在共享汽车出现之初,就一直不被看好。业内认为,由于很多难以逾越的问题,“消失”才是共享汽车分时租赁最终的归宿,难以想象会受到众多资本的青睐。资本的进入对行业来说是件好事,这毋庸置疑,但那些已存在于骨子里的顽疾:成本问题、用户信用问题、停车问题等等,不是仅靠资本进入就能解决的。

  成本问题是共享汽车企业首要面临的企业。有人曾经计算过,在一个超过2000万人口的特大型城市中,按每千人一辆共享汽车计算,需要2万辆,每辆车价格以10万元计算,投入就要20亿元,这对任何一个企业来说,都是很大的成本压力,更何况对于初创企业而言。在业内看来,EZZY之所以倒下,就是因为运营成本高,汽车数量少,铺货量严重不足注册用户提验太差。

  成本问题是共享汽车企业自身的问题,而诚信问题则存在于复杂的企业和用户关系。此前有报道称,深圳某用户在驾驶“小马用车”时,左后轮忽然掉了;“五一”假期期间,一辆共享汽车停在路中间,导致整条道路交通瘫痪;也有用户将共享汽车缓慢行驶在超车道上,严重阻碍交通。

  此外,共享汽车安全和责任的划分,也是法规和权益难以简单解开的症结。

  行业专家指出,面对这些问题,仅靠资本投入远远不够,这也是蚂蚁金服在投资后,为什么要利用自身的数据优势,深度与立刻出行在用户运营、信用体系及金融创新等多个层面进行紧密的战略协同的目的。共享汽车行业的建立,需要从多个层面共同发力,建立完善的产业链条加以支撑。

  也有人士预测,大资本的投入,可能是共享汽车行业“烧钱”的开始。“烧钱是共享经济发展难以逾越的阶段,尤其是一些门槛较高的领域,可以快速扩张并获得海量用户,经过一轮或多轮的洗牌后,无资本、无技术的企业倒下,拥有强大的技术、资金支持,并且解决掉行业发展痛点企业将会站起来,这是互联网刺激下的新经济行业发展的惯例。”(记者 李振兴)

 

(0)

本文由来源 北京商报,由 ccwreiotadmin 整理编辑!

LensNews

热评文章

发表评论